2017-06- / 05-<<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>>07-

2010.12.26 (Sun)

【閃電11人】是這樣喜歡(豪吹)

【閃電11人】是這樣喜歡(豪吹)
新哀王子201012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*這是不負責任的閃電大逃殺
*只有寫豪吹和元堂部份
*血表現有、人格崩壞有
*不能接受血場面或悲文的人請按右上那個X

(OK的話請點進去W文章下收W)

[More・・・]



吹雪士郎呆愣在原地。
「円堂君……」
那個有著燦爛笑容的少年正倒在自己的眼前,側腹被劃開一道深長的豔紅。
「吹雪……」
元堂扯著嘴角說了什麼,但吹雪並沒有聽見。
是我愛你嗎?是我恨你嗎?…
元堂笑了笑,像星空一樣深邃的瞳孔逐漸失去了焦距。



吹雪士郎是獵犬。
豪炎寺發現了這點。
也就是說,在這場彼此屠殺的生存遊戲中、吹雪是被選中的殺手,有人控制著吹雪的意識讓他能毫不知情的殺死自己的伙伴。
晚了一步,吹雪殺死了元堂。
豪炎寺趕到時只看到這樣令人絕望的畫面。

吹雪扔下鎌刀,伸出顫抖的雙手搖晃著元堂的身軀。
「元堂君……不要丟下我!」
「吹雪,元堂不會醒來了。」
豪炎寺鼓起勇氣走上前,將吹雪那小小的身軀拉離血泊之中。
「豪炎寺君、我殺了元堂君!」
那孩子轉過臉來、帶著自責又驚恐的表情。
「嗯。」
豪炎寺想不到回答。
「哇啊啊啊!!」
吹雪發出帶著泣音的慘叫,用他沾滿鮮血的雙手拉扯著自己雪色的髮絲。
那樣實在太可悲了。
「吹雪、你先冷靜下來!」
豪炎寺抓緊那孩子發顫的雙肩,「這一切都是被設計的、你冷靜聽我說!」
「我是凶手、我殺了元堂君!」
吹雪根本什麼都聽不進去。
要是這時候留下脆弱的吹雪一個人,一定會被其它學生殺死的。

「……我會保護你的。」
豪炎寺輕輕擁住眼前沾滿鮮血的少年。
「豪炎寺君……?」
「抱歉、吹雪。」
豪炎寺倏地一拳打中少年的腹部,吹雪只發出了一聲悶哼、便像斷線的人偶般倒在豪炎寺的懷裡。
「吹雪……你要是沒有醒來就好了……」
吹雪根本什麼都不知道。

這場遊戲對你來說實在太殘酷了。



吹雪士郎緩緩張開了雙眼。
昏暗的光線中他發現自己正置身在類似倉庫的地方。
背後似乎墊著柔軟的稻草,而打昏自己的那個人就在眼前,遠遠的牆角立著那把沾血的鎌刀。
「……豪炎寺君。」
吹雪用極為平淡的聲音喚著他。
「感覺怎麼樣?」
豪炎寺覺得自己問了很蠢的問題,但是他深怕任何一句話都會傷害到眼前的少年。
「我全部想起來了喔、我殺了大家。」
吹雪一臉疲倦的說著,彷彿連強裝微笑的力氣都沒有了。
「那不是你的錯……我們一起活下去吧。」
「不可能的……」
吹雪沈痛的闔上了眼簾,「不知何時我又會被控制、我可能會、殺了豪炎寺君……我不要。」
「……吹雪。」
「我害怕寂寞啊!不要丟下我一個人……我已經殺死了元堂君、不想再失去豪炎寺君了……」
吹雪猛然站起身,撲進對方溫暖的臂彎。
「我喜歡你啊……」

這句最初的告白悄悄融化在只屬於兩人的夜空中。
最喜歡的人是你、永遠都是。
不論是誰都無法將我們分開、這是刻骨銘心的愛。
你知道嗎、你能夠感受到嗎……我是多麼希望永遠停在只有我們的這一刻,就算用盡我剩餘的所有時光。

「是這樣的喜歡你……」
想永遠守護你。



可是殘酷的神要分開我們了。

只相處了短短一天,豪炎寺和吹雪遭到了意料之外的攻擊。
對方是一同奮鬥過的好伙伴,有著漂亮的綠色長髮和那隻露在瀏海外的赭色眼眸。
「風丸……為什麼?」
「問我為什麼……」
風丸輕輕莞爾、不帶一斯感情,「吹雪士郎、我知道是你殺了元堂!」
「風丸君……」
聽見元堂的名字,吹雪感到一陣顫慄。
「夠了風丸,吹雪是被控制的。沒有人會想殺死元堂的。」
注意到吹雪的反應,豪炎寺伸手將他小小的身軀護在身後。
「不論怎麼樣、元堂還是死了啊!誰來還元堂的命呢!」
想起了元堂的笑容,風丸哭泣著舉起武器、是一把烏茲衝鋒槍。
「把元唐還給我!」
「豪炎寺君!」
雖然豪炎寺立刻閃身,卻還是因為護住吹雪而被散彈擊中。

豪炎寺跌坐在地。
「沒事的、只是擦傷腿而已……吹雪?」
他開始注意到吹雪冰冷的表情。
「吹雪?」
那是一雙帶著闇紅的瞳孔。
「換我來……保護豪炎寺君。」
吹雪的音調平淡沒有起伏。
他掄起巨大的鎌刀,輕巧的向風丸撲去;風丸並沒有閃躲,只是發狂似的朝吹雪開槍。
吹雪不顧子彈擊中自己噴濺滿地的血液,他像一陣風來到風丸面前、迅速的朝他胸口劃下鎌刀。
「嗚啊啊啊!」
風丸向前倒下,鮮血濺了吹雪滿臉。
「吹雪士郎…」
風丸緩緩閉上了雙眼,「我會替、元堂報仇……」
「風丸君、對不起……」
吹雪發現眼前的風丸已經逐漸失去了體溫,就像自己殺死了元堂那時一樣。

吹雪覺得腹部的傷口開始抽痛,他趴倒在地上、無法抑制的痛哭出聲。
「吹雪、你沒事吧!?」
豪炎寺連忙來到吹雪身邊,他輕輕摟住那冰冷顫抖的身軀。
「豪炎寺君……我沒辦法、阻止自己殺死他……」
吹雪不停哭泣著,臉上的血淚模糊成一片。
「沒事的、我在這裡。」
豪炎寺按住少年血流不止的傷口,深怕一不小心懷中的吹雪就會永遠離自己而去。
「沒用的、豪炎寺君……」
吹雪的視線已經開始模糊,「你看留了這麼多血呢……我快要死了。」

吹雪想起了弟弟敦也死去的場景。
那是個下著大雪的黑夜,敦也倒在血泊中、翻覆的汽車鋼架貫穿了他的肺部。
好痛好痛好痛。

「吶、真的好痛喔…」
吹雪扯出笑容、輕輕拉住了豪炎寺的衣襬。
「……請你殺了我吧、豪炎寺君。」
「別說蠢話了……吹雪、我怎麼可能……」
「拜託你、我不希望再有任何人因為我而死掉了……豪炎寺君、只有你可以……」
「吹雪……」
「真的好痛苦喔、你快點幫幫我嘛……如果是被豪炎寺君殺死的話、我覺得非常幸福喔。」
那孩子依舊笑的那麼好看,像是一朵在血泊中盛開的白花。
豪炎寺覺得自己的眼眶跟著發熱了,因為他知道吹雪傷得太重、已經不可能有救了。
只有殺了他才真正能讓他解脫。

「好吧…我答應你。」
豪炎寺緩緩抽出自己分配到的匕首。
「原本覺得這武器很丟臉、根本不敢拿出來用呢!」
豪炎寺握緊了匕首,貼上吹雪白晰的胸膛。
「不會啊、豪炎寺君拿起來很帥氣呢!」
「吹雪……我會一直喜歡你的。」
「我也是喔!就算下輩子、我也會和豪炎寺君在一起。」
吹雪拉過對方的衣襟,在豪炎寺頰上輕輕落下一吻。

豪炎寺伸手想摸索那抹餘溫,卻只摸到自己滿臉的淚水。
「晚安、吹雪。」
匕首直直劃開吹雪的心窩,熱血噴進了刺痛的雙眼。
「吹雪……對不起、沒能保護你……」
豪炎寺雙手捧起吹雪的心臟、血淋淋還帶著那孩子的體溫。

「雷門中學-風丸一郎太、吹雪士郎-死亡。」
廣播的聲音冰冷的響起。


(交代一下後面對不起V_V//)

在最後的最後。遊戲結束了。

元堂按著側腹的傷口,緩緩來到吹雪的面前。
被吹雪砍傷的時候,元堂傷得很重、但並沒有死。
後來是基山廣拼上性命救了他。
可笑的是沒有人發現廣播裡沒有元堂的名字。
但是轉眼間……卻只剩下元堂一個人了。
他剛才發現不知被誰殺死的好友豪炎寺、手中緊緊捧著一顆心臟。
他很快便知道了心臟的主人是誰。

元堂走到了吹雪身邊,將那顆小小的心臟放回吹雪空蕩的胸口。
即使這樣它也不會再次跳動了。
「吹雪、你們各是抱著什麼心情死去的呢……」

吹雪的表情意外的平靜,彷彿帶著微笑。

FIN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應該是後記:

淦我超混超廚超私心對不起//^P^///
我真的只能寫出有吹雪的地方啦WW(滾)

這篇一樣是辛苦在深夜打出來的怨念手機小說^P^///
還有我真的只會打悲文太杯具啦(V_V)
就算打不是悲文的東西也看起來很悲真是騷人遷客啊(滾)
大逃殺真是個好發揮的東西(V_V)但我好佩服有耐心一個一個把所有人全部殺死的作者喔(痛哭)

我的豪炎寺有點遜但他真的是攻對不起(土下座)
我最喜歡吹雪喔真的V_V///(只是你方法錯了)
謝謝真的有在看的人XD
歡迎把你的意見留言給我或是去我的噗浪煩我喔W

有同好我會超級開心啊!!!!!!

這裡是自己一人廚好爽的混帳新哀王子。
啊昨天是聖誕節……。
22:14  |  ■同人文章  |  TB(0)  |  CM(0)  |  EDIT  |  Top↑

Comment

留言:を投稿する


 管理者だけに表示  (非公開留言:投稿可能)

▲PageTop

Trackback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
→http://shinai1412.blog126.fc2.com/tb.php/70-c4ab5d89

引用此文章(FC2部落格用戶)
この記事への引用:

▲PageTop

 | BLOGTOP 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