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-06- / 05-<<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>>07-

2011.09.07 (Wed)

【閃電11人】戀は戰爭 (吹不吹)

【閃電11人】戀は戰爭 (吹不吹)
新哀王子201109吹雪月間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*CP為大學生吹不吹(不動明王x吹雪士郎)/沒有明顯攻受關係
*分上下篇書寫,此為上篇 / 內容黑暗注意*
*大致上是不動→吹雪→染岡/不動是純純的單戀
*這配對太冷門了希望能夠拋磚引玉啊啊啊!!

(OK的話請點進去。文章下收)

[More・・・]




原本不動明王一直不明白自己對吹雪士郎的感覺。

還記得兩人第一次的相遇,那時的不動身為真帝國學園的隊長、而吹雪士郎則是站在完全與自己對立的場所。
老實說有點討厭那時候的吹雪。
在不動明王的記憶中,那個小個子的少年在球場上總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、帶著一股囂張狂傲的氣勢,總是蠻橫的搶著奪球、並在染岡竜吾的身邊跟前跟後。
不動並不想知道原因,他只想除掉任何眼前的絆腳石然後獲得勝利。
就在那一場比賽,不動故意鏟球失誤使得染岡竜吾因此受傷退場,他記得那時候的吹雪瞪視著自己的眼神、那悲憤和受傷的神情令他隱隱感到了一陣恐懼。
這個人是認真的。
不動心裡明白,那時候要不是染岡竜吾出聲阻止、吹雪一定會狠狠的奏他一拳,而且絕對不會手軟。
吹雪是真的很喜歡染岡竜吾,任何人都能看出他們彼此間深深的羈絆。
什麼嘛。
不動明王掉頭快步走回屬於自己的領地,『夥伴』這種東西、他從來都不奢望。

幾個月後不動加入了閃電日本隊的行列,他和吹雪士郎又再次相遇了。
漸漸的他發現,吹雪並不如自己想像中那樣高傲得難以相處,反而居多時候總是帶著溫吞的微笑、一副天然的模樣。
他無意中聽到隊友談論有關那傢伙的事情後,才發現第一次他所遇見的那個少年不是吹雪士郎而是敦也。

自己對於吹雪士郎,到底是抱持著什麼樣的情感呢。

不動認為這些困擾著他的事情其實並不必要。
然而就在他想獨自一人默默在這支隊伍中找個容身之處時,對方卻率先打破了這段平衡。
「不動君,休息時間也一個人嗎?」
抬起頭,吹雪士郎正欠著身對自己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。
「囉嗦!別管我行不行。」
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,吹雪士郎主動與自己攀談。
雖然對吹雪士郎而言,與每個隊員交際應酬這方面的事情他似乎都很得心應手,但不動卻很討厭這樣刻意與他維持友好關係的傢伙。
與其表面上擁有許多根本不了解彼此的朋友,倒不如獨善其身得好。
不動明王一直是這麼覺得的。

「討厭啦不動君!你就是這樣才會沒有朋友。」
吹雪看似微慍的嘟起了雙頰,逕自在他的身旁坐下。
「煩、煩死人了!我有沒有朋友干你什麼事啊……」
「因為我們是朋友啊!」
「滾啦,誰跟你是朋友啊……」
「嗚嗚嗚好傷人喔,虧我一直當不動君是朋友的……」

雖然心底很煩躁,卻又覺得有點開心。
這是不動明王記憶以來第一次,遇到了自稱是自己朋友的傢伙。
在那之後的每一天,他開始覺得自己能和這個小個子少年相處了。

有時候他會發現吹雪士郎看起來有些寂寞。
不動猜想多半是因為染岡竜吾不在隊上的關係。
他知道吹雪士郎一直追隨著染岡竜吾的背影,或許就像現在的自己總是遠望著吹雪嬌小的身影一樣。

他偶爾會跟吹雪談天,雖然大部分都是他聆聽吹雪談論著過去的回憶。
日復一日都是如此,不動覺得這樣就已經足夠了。



兩人維持著這樣的關係,湊巧進入了同一所大學。
在校外他們也參加了圓堂所率領的球隊,一切都像是當年的他們一樣和夥伴們快樂的踢著自己喜愛的足球。
當然也有許多夥伴離開了隊上,開始他們的另一段人生。
不動並不是很在意。
他依稀記得大家談論著哪幾個人的離隊,像是鬼道有人準備繼承家業、染岡竜吾則是領了獎學金到海外去念書。也許他一開始也沒打算走足球這條路吧。

但不動知道如此一來,吹雪士郎只會更加的寂寞。
常常看見他們彼此通電話,而吹雪總是緊握著手機、笑得比任何時候都要燦爛。
那時候不動才發現,或許吹雪士郎對於染岡竜吾的情感並不單純只是夥伴的關係了。
那是一種頃盡全力的仰慕之情吧。
老實說有點羨慕,至少這樣的吹雪他從未在和自己相處的時候見過。
「喂,吹雪……」
「怎麼了嗎,不動君?」
「……你喜歡染岡竜吾嗎?」
不動嘗試性的問道。
「……」
吹雪沒有立刻回答,他只是默默闔上手機、碧綠色的雙眸比任何時候都來得深邃。
因為沉默間隔得太久,不動甚至以為吹雪生氣了。
「不想說的話就算了,我只是隨便問問。」
「……或許喔,」吹雪突然發出了細微的聲音,「或許我是真的……喜歡染岡君吧。」
那回答像是說給自己聽的一般。
不動突然沒來由的感到一股憤怒。
「都是男人不是嗎、真是可惜了你那張牛郎臉啊!」
這其實並不是他內心想說的話。
「什麼嘛!不動君你不會懂得……喜歡一個人的心情。」
吹雪微慍的歛下眼簾,轉身邁開步伐退出了他的視線。
『我懂……』
不動只是將話吞進口中。
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他覺得自己彷彿也中了魔咒一般,占有的欲望和寂寞全都糾結成一團。
說不出口……原來喜歡一個人的這份情感是如此痛苦啊。
痛到彷彿胸口的器官早已碎裂成塊。

但就在那一年年末時候,他們之間發生了在他預料之外的轉變。

「吹雪!!」

吹雪士郎出了車禍。
明明就發生在自己的眼前,那個小個子的少年在馬路的轉角被一台突然駛出巷口的車撞倒。
事情發生得太快,不動無法阻止、甚至連一聲警告也來不急喊出。
他無法相信。
吹雪士郎橫躺在他的眼前,銀白的髮絲散在他蒼白的臉頰。
不動顫抖著喚了聲少年的名字,但對方靜悄悄的像是睡著了一般,接著有一股暗紅色的液體自他身下滲出、緩緩的在柏油路面上散開。

不動覺得難受。
他望著吹雪士郎被抬上了擔架,軟綿綿的垂著染血的手臂。
望著吹雪被送進急診室,帶著氧氣面罩身上接著無數透明的管子。
他仍記得那晚急診室門口閃爍的警示燈光,也記得自己的心涼透了一半的感覺。
他想這或許就是戀愛,戀愛痛得像是一場戰爭。
然後,他親耳聽著醫生冷冰冰的宣判吹雪士郎再也無法踢球的消息。

如果神真的存在的話,為什麼要剝奪吹雪僅剩的所有東西呢。
不動悲傷得想起吹雪曾經那微笑的模樣。
他想起吹雪曾不經意對他傾訴過無數次,那個雪夜裡他失去所有家人的故事。
吹雪已經沒有家人了,這次卻連他照顧自己的能力都被奪去。

不動感到一陣酸楚。
他大概明白自己為何這樣在意吹雪的一切,因為曾經的他們很相似、很寂寞。
不動下定決心,無論今後發生什麼事他都要陪在吹雪士郎的身旁。
因為吹雪是他人生中第一個微笑著向他伸出手、接納了他的人。


*
To Be Continued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應該是後記:

大家好,我是已經把寫文當發洩的新哀王子。
因為最近買了筆電,終於可以不用在深夜打手機小說了。

這篇文章本來只是個妄想,沒想到我會飢渴到真的開始動筆。
原案是在噗浪上的一篇爆走,相信很多好廚友都被我捏到後面的劇情了。
沒辦法,誰叫我最近突然間萌什麼吹不吹愛得死去活來,莫名其妙到我不停的被朋友關愛^P^
這是什麼煩人的配對啊!害我忍不住妄想一大堆。
吹不吹真是冷門得可憐,至少我沒看過任何中文創作有這對的^P^(痛哭哭)
……有的話請務必告訴我!!我要立馬去跟作者結婚!!(幹有ㄅㄊ)

好了,要關愛我就趁現在。
順便貼心的告訴大家一個小祕密,”吹不吹”唸成日文發音是”呼呼呼”。
有沒有人被我感動到要一起萌這對啊^P^(想的美)

再講一個小秘密好了,911是我生日,這篇是我要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。
有沒有這麼寂寞啊。
21:12  |  ■同人文章  |  TB(0)  |  CM(0)  |  EDIT  |  Top↑

Comment

留言:を投稿する


 管理者だけに表示  (非公開留言:投稿可能)

▲PageTop

Trackback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
→http://shinai1412.blog126.fc2.com/tb.php/93-fbc2b8d4

引用此文章(FC2部落格用戶)
この記事への引用:

▲PageTop

 | BLOGTOP 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