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-08- / 07-<<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>>09-

2011.12.07 (Wed)

【閃電11人】屬於冬季的戀歌 (廣吹)

新哀王子201111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*CP為基山廣(ヒロト)X吹雪士郎,基円+染吹前提 / 沒有明顯攻受關係
*給廚梅醬的吹雪交換文W
*內容黑暗注意,微R15注意 / 血腥表現有
*以第一人稱基山廣視角書寫

[More・・・]




『吶,廣君,你知道人魚最後的下場嗎……?』
『因為實在太喜歡王子了,所以無法表達自己心意的人魚最後化成泡沫消失了喔。』


淡淡的月光照射在波光鄰鄰的水面,大概是冬季氤氳的寒氣阻擋了我的感官神經,我總覺得視線模糊、看不清吹雪此刻的表情,耳朵似乎也不太靈敏了、他的聲音悠悠的傳進風中,聽起來像是化成了泡沫輕輕一碰就破。
那是一個對我來說過於寒冷的、零下三度的夜晚。



第一次見到吹雪士郎,其實是在我很小的時候。

在我仍未有記憶的時候我就已經被送進了孤兒院,院裡還有許許多多的孩子。也許是因為我在那裡待得久了,便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寂寞。
對我而言,孤兒院是我的家,是我生活的全部。
就在那時候,孤兒院裡的姐姐牽著一個個子嬌小的孩子進來了我的世界。
那孩子身材非常纖細,有著一頭柔軟的雪色髮絲和細緻清秀的五官,是個長得很漂亮、卻總是哭喪著臉的少年。
「你好,我的名字叫廣,你呢?」
我決定率先對站在角落裡的他釋出善意。
「我……我叫吹雪士郎。」
他低垂著頭微微的開了口,直到聽到他的聲音我才確信他的確是個男孩。
「吹雪啊……請多多指教。我們一起去踢足球吧?」
我笑著抱起了足球,足球對我來說具有很深的意義,所以我喜歡踢足球。想得到讚美,想在球場上找到歸屬。
但吹雪士郎卻突然瞪大了雙眼,愣愣的望向我手中的足球,那表情彷彿是做了一場噩夢被驚醒的模樣。
「……敦也、」
他碧綠的瞳眸突然掉出了淚珠,並含糊的喊了一個陌生的名字。

直到幾天後,吹雪士郎被送回了北海道。那時我才明白他和我們不一樣,他原本生活在健全的家庭中,是因為雪崩事故才讓他無處可歸。
我無法想像突然失去的感覺。
如果我有和藹的父親、母親,那我一定捨不得離開他們。我生來就是獨自一人,我沒有兄弟姊妹,所以孤兒院裡的其他孩子們都是我的家人。如果哪天發生意外我失去了他們,我想我一定也無法忍受。
那時的我是懷著這份心情,目送著吹雪士郎的身影緩緩踏出孤兒院的大門。

再次見到吹雪士郎,對我來說反而像是一場奇蹟似的相會。
我已經不是當年的我了,我站在敵方的球場上,用我最深愛的足球做著不可饒恕的壞事。
而吹雪士郎也不再是那個怯弱的孩子了,他穿著雷門的球衣站上了王牌前鋒的位置。
老實說我羨慕著當時的他,那個能夠站在我所仰慕的円堂君身邊,沐浴在金黃色的艷陽之下的他。
為什麼,為什麼站在那裏的人不是我,而是當年那個連足球都感到恐懼的懦弱孩子。
於是我傷害了他。
我看著他倒在球場上,被焦急的夥伴們團團包圍的樣子。煞時我心底才湧現了強烈的罪惡感,因為我是知道他過去的人啊。
吹雪士郎一定早就不記得我了,不記得我曾在孤兒院裡問了他的名字。
我朝雷門中的隊伍走去,每走一步卻覺得我正在背棄身後的同伴,圓堂君太過耀眼,灼熱得彷彿要把我現有的一切通通融化掉。
圓堂君正站在我的眼前,而吹雪士郎倒臥在他的腳邊。
掙扎了許久、但千言萬語如鯁在喉,最終我只是苦笑著擠出了一句:「圓堂君……那麼下次見吧。」

而後我轉過身,逃也似的離去。

一起參加閃電日本隊到世界各地去比賽後,我和吹雪士郎漸漸成了朋友。
也許是因為心境太過相似吧,我知道吹雪士郎有了喜歡的人,已經不是只會悼念著弟弟敦也的他了。
而我也知道他和我一樣害怕著,害怕這份心意一旦說出口便會落得遍體麟傷。
吹雪士郎喜歡著染岡竜吾,我隱約這麼察覺到。
同樣的我有所喜歡的人,但是我所喜歡的人依然太過耀眼,彷彿身在我無法碰觸的高牆之外。
我盡力做好我能做的,為了他在球場上奔馳,為了他曾想當個好隊長,為了他我能付出一切……
儘管對他來說,我的身分一輩子都不會改變。

我和吹雪士郎兩人,原來是同病相憐啊。
失去了曾經擁有的東西,而拚命守住回憶。到頭來我們都是一樣的寂寞。



圓堂君和雷門夏未正在交往。

那是我上了高中之後的事了。
我和吹雪士郎上了同一所高中,但是和圓堂君他們分開了。每日的放學,我總會悄悄溜到隔壁鎮的高中球場去,看著身高已經抽高、帶著笑顏在球門前吶喊的圓堂君。
我從來沒發覺,足球被掌心穩穩接住的聲音原來是如此的悅耳動聽。
而夏未就在那時候出現了。
上了高中的她已經是一位成熟漂亮的美女了,她快步經過我眼前的鐵絲網,搖曳的裙襬和波浪般的長髮掠過了我的視線。她並沒有發現我的存在,而是直接走到圓堂君的面前,接著仰起頭輕觸著他的嘴唇。
我突然意識到、他們正在接吻。

於是我又像三年前一般,毫無長進的逃離了那裏。
不可能、不可能……我所尊敬的、所羨慕著的圓堂君……他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。
原來,我不小心愛上他了嗎。

「廣君……你怎麼了嗎?」
我以為會空無一人的防風提上,吹雪士郎正站在那裏。他的背後是一片無盡延伸的海面,最後像是被吞噬般隱沒在昏黃的暮色之中。
「……沒什麼。」
說沒事是騙人的,因為我的淚水正無法抑制的掉個不停。
海風迎面吹來,和著眼淚吞下去是一股鹹澀的味道。我用手背抹著朦朧不清的視線,發現吹雪士郎正用和我相同的表情笑著。
因為邊哭邊笑著,反而讓人覺得淒涼。
「……你才是呢,根本沒資格說我吧?」
「啊啊,說得也是呢。」

『染岡君他最近……』
『……圓堂君也是呢。』

到最後,我們兩個還是一個樣啊。因為不敢說出口,因為身陷過去的泥沼,最終什麼也無法得到。
吹雪士郎將身軀靠上我的胸膛,如此貼近的距離讓我能嗅到他身上傳來雪花一般清新的味道。
然後我伸出手緩緩摟住他顫抖的雙肩,閉上雙眼想著,如果這是圓堂君的話該有多好。
如果是圓堂君的話……

我一把拉過對方的領子,用一個吻堵住他哭泣的聲音。
吹雪士郎睜大了他碧綠色的雙眸,漂亮的瞳孔中映出的是我留著淚的面孔。
「吶,圓堂君……」
我吐出了幾個字後,又再次封住了吹雪軟膩的雙唇。我觸碰著對方濕濡的舌尖,而他也小心翼翼的回應著我,我們交纏了許久,直到雙方都感到窒息般養氣不足。
「呼啊……」
吹雪士郎倒臥在堤防上大口大口的汲取著氧氣,銀白的髮絲散在他泛紅的臉頰上,看起來十分引人遐想。
「吶……廣君,已經夠了,請你殺死我吧。」
「……什麼?」
那一瞬間我懷疑自己聽錯。
但吹雪士郎笑了起來,並伸出雙手環住我的後頸,輕輕囓咬著我的耳朵悄聲說道:「染岡君離開我了,我已經沒有活下去的必要了。所以,殺死我吧,廣君。」

那一晚降到零下三度,黝暗的天空緩緩飄下了雪。

我獨自站在防風提上,俯看著身下被一波波黑暗中的浪花逐漸吞食的防波石。吹雪士郎從這邊摔了下去,正仰面躺在岩石上。
雪花飄落在他白皙的臉頰上,被鮮血染成了正盛開般的紅色花朵。
海水很快覆蓋住他的面容,只剩下雪色的髮絲浮出了水面。

『吶,廣君,你知道人魚最後的下場嗎……?』
『因為實在太喜歡王子了,所以無法表達自己心意的人魚最後化成泡沫消失了喔。』


……所以你決定化成泡沫消失了嗎。
我站在防風提上久久無法移開腳步,雪花積在我的肩上使我忍不住顫抖著。
不,不是因為寒冷的關係。
我抹去早已流了滿面的淚水,然後縱身躍入水中。
好冷。
無盡的寒意和黑暗朝我襲來,所以我伸出雙臂擁住那個已經開始失去溫度的嬌小身軀。
這裡沒有你想要的東西,吹雪士郎,這裡只有黑暗和絕望而已。
所以你醒醒吧。
我摸索著捧起他冰冷的臉頰,將僅剩的氧氣送入他的口中。

啊啊,一個相對的吻呢。



「……廣……君?」
吹雪士郎醒來了。

他眨了眨包覆在繃帶之外的右眼,只是面無表情的詢問著我。
雖然活了下來,不過目前的他是無法移動身軀的。全身上下纏著厚重的繃帶,纖細的手腕上也連接著透明的管子。
要怪的話,就怪當時將吹雪士郎推下堤防的我吧。

「沒什麼,我改變心意了。」
我走上前去、露出有些惡意的笑容,「我喜歡你,所以只好讓你繼續活下來。就算會活得很痛苦,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。」
吹雪士郎聞言勾起了嘴角,瞇起他深邃的碧綠色右眼望著我。
「好過分啊,廣君……」

窗外傳來聖誕前夕的鈴聲。
我彎下身,向對方索取又一個帶著冰涼氣息的吻。
我知道溫度還會繼續下降,不過無妨,我的戀歌一直都是屬於這個季節的。

屬於這個被白雪冰封了一切的冬季。


*
FIN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應該是後記:

大家好這裡是新哀王子。

我對不起大家,也對不起跟我點文的ㄔㄇ……對不起我寫了變態的文章,而且還是兩個語無論次的變態的文章……
嘛,依照閃GO這種円堂結婚的劇情勢必會釀成悲劇的,我甚至無法想像阿廣會用什麼表情去參加円堂的婚禮。
不過真的很偏離當初廚梅跟我點的那種充滿喜氣的冬季戀歌,這點十分抱歉。
我對於少年們的戀愛一直是抱持著有些猶豫又痛苦的心情,遠比寫甜文的時候要感覺真實得多。

然後第一次嘗試用第一人稱描寫了我不太熟悉的角色,感覺挺新鮮的。更何況這傢伙又毫無意外的被我寫成了變態……(笑)

大致上就是這樣了,最近身體狀況比較沒什麼體力讓我深夜打文,以致產文數度超慢欸真抱歉。
對於沒節操的我來說,寫什麼吹都能寫得好開心喔XD
接下來全心期待廚梅要給我的變態吹不吹文~天啊好期待喔。


08:55  |  ■同人文章  |  TB(0)  |  CM(2)  |  EDIT  |  Top↑

Comment

●關於其他文章

那個...大大寫的文章很棒喔!
在這篇文章問別篇文章的事似乎有點不太好,不過想請問一下大大之前寫的星屑那篇文章何時才能看到結局呢?
讀者1 |  2012-01-07(土) 06:57 |  URL |  [留言:編集]

●回覆

抱歉現在才看到!!!><

嗯嗯我最近有再寫了,真不好意思。
新哀王子 |  2012-01-21(土) 20:39 |  URL |  [留言:編集]

留言:を投稿する


 管理者だけに表示  (非公開留言:投稿可能)

▲PageTop

Trackback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
→http://shinai1412.blog126.fc2.com/tb.php/97-4969a4f0

引用此文章(FC2部落格用戶)
この記事への引用:

▲PageTop

 | BLOGTOP |